长三角如何下好“一盘棋” 高层论坛嘉宾这样说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发布:2020-06-07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6月7日消息

6月6日上午,第二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在湖州开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

争当新发展格局“排头兵”

马建堂作主题演讲

推进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于完善我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推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全局、增强我国国际竞争力大局而推出的重大战略举措。

习近平总书记日前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明确提出,“着力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为我们思考、研究和制定未来发展战略提供了根本遵循。

我认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战略思想,核心是处理好发展、开放和安全的关系。

发展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的基础,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今天,发展要在开放中实现。而经济越发展、发展越开放,越需要安全保障,没有安全,发展的成果会得而复失。

作为我国现代化水平较高的地区之一,长三角有条件有能力在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走在全国前列,在高水平开放、高质量发展、国家经济安全支撑能力建设上,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长三角应争当高水平开放的标杆,倾力构筑开放型经济新高地。

过去40多年,开放始终是长三角快速发展的动力源。在现代化新征程中,需要长三角继续当好中国开放的排头兵,在开放中夯实和扩大参与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基础,在开放中提升支撑和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能力和水平。要依托既有竞争优势,在更广领域内、更深程度上参与国际循环。要进一步加强在对外开放方面的合作,通过协同开放,形成参与国际循环的整体竞争力。要进一步提高投资自由化水平,吸引跨国企业在长三角布局更多产业链关键环节,以更高效的利用海外资源助推构建国内大循环体系。

长三角应争当高质量发展的先锋,着力打造能力更强、创新更活跃的区域经济引擎。

长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质量较高的地区,高端制造业发达,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更有上海这样高度发达的超大型全球城市,有条件有能力走在全国高质量发展的最前端。与此同时,要依托长江经济带和沿海经济带在此交汇的区位优势,面向其他地区开放创新平台,向其他地区提供更有力的人才、技术支持,依靠产业间纵向和横向的互动关系,以更紧密的区域经济循环链,带动更广大地区的高质量发展。长三角构建紧密的区域经济循环链需要区域依托。中央已经批准了在上海青浦、江苏吴江和浙江嘉善建立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而浙江长兴安吉、江苏宜兴溧阳和安徽广德郎溪,以及上海的白茅岭农场,在打造成长三角一体化绿色产业发展示范区方面具有独特而优越的条件。

长三角应争当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坚强堡垒,全力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

长三角是我国许多重大装备和关键零部件的生产基地,人才富集,创新机构密布,是构建安全稳定产业链、供应链的主要依托。要在产业链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方面走在前列,在填补产业链关键缺失环节、强化产业链突出短板、培育新兴产业链主导优势上争当排头兵。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决策咨询专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

长三角一体化要打好“大算盘”

周其仁作主题演讲

当前,中国经济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个是中美贸易战,一个是新冠肺炎疫情。这两大挑战有一个共同点:在全球化达到较高水平时,当人们在生产、贸易、投资和日常生活中已经对世界范围的互联互通、来来往往形成高度依赖时,突如其来的壁垒和隔离,急挫全球经济流量,大幅度降低人类对未来的乐观预期。这从反面提醒我们,互联互通、来来往往至关紧要,一旦受挫,会严重冲击经济增长和人类合作。现在,重启经济的一个关键,就是要尽最大努力重启来来往往。

当今世界,大到一个国家或一个地方,小到一家企业甚至一个家庭,都没有办法关起门来就能完成财富的生产,所有财富都是在与他人的来来往往中产生的。当代的全球化,就是人们在全球范围内来来往往的水平越来越高,专业分工越来越细,精度越来越高。也只有在高频率的来来往往中,分工才能达到更高水平,不同地方的企业才能择专而精,形成更复杂、更富有生命力的分工体系,才能更高效率地生产财富。

现在没有哪个地方的人民能够仅仅局限在本地范围就能完成财富创造。因此,发展并维系和其他地方、其他地方人民通畅的来来往往,是地方政府为本地人民服务不可或缺的任务。

同样道理,一个企业不论多大多强,都没有可能仅靠运用企业内部的资源,就产出一流的产品和服务。因此,企业家的职责也不能只限于领导“自己的企业”,而应该也必须包括发展并维护与其他方方面面多层次的、活跃的商务往来。

不同地方和企业在来来往往中,当然免不了要打算盘。经验表明,最聪明的打算盘,是打“大算盘”。

比如,洋家乐是德清的一张靓丽名片。如果洋家乐只对德清人或湖州人开放,那就断然不会有如今这样的成功。所谓“大算盘”,就是把自己地方、自己企业的产品,主动在更大范围提供给更多人享用。

此外,只卖东西给别人还不够,更大的算盘是乐于、也善于买别人的好东西。总有一些产品或服务是别人的好,那就不一定什么都要拉到自己的地盘来造。你好的供给别人,别人好的就痛痛快快买,那才能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才是打更大的算盘。

长三角一体化就是要致力于提升来来往往的层次、频率和多样性,为此着力降低妨碍来来往往的摩擦系数。

在我看来,城市的能级由其服务能力决定。服务能力越强、辐射范围越广,让他人受益程度越高,这样的城市才称得上中心城市。“全球城市”并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占地最广的,而是有能力向全球市场提供出类拔萃服务的城市。

譬如,去年上海提供了1933万亿金融交易总量,当然不是只服务于上海本地居民、企业和政府的,是为整个长三角乃至全国提供的金融服务。同样的,金融交易所动员的资本,也不仅仅来自上海居民、企业和政府的储蓄,而是动员了整个长三角和全国的资本。

志向远大的城市要追求向更大范围提供服务辐射,并在更高质量的来来往往中发挥自己的中心职能。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来来往往中探索如何在全球布局,如何把最好的产品、服务输送到全球各地。我长期观察一家台州公司,做塑料产品,为世界最大的快餐企业提供刀叉等产品。前几年,该企业到宾夕法尼亚州布局开工厂,去年他们又到墨西哥开工厂,今年还要在印尼开工厂。认准了来来往往造福人类的道理,中国一定能够以更高水平的开放,来应对一切“逆全球化”的挑战。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

疫情后,长三角要共建“一朵云”

张勇作主题演讲

阿里巴巴是长三角土生土长的企业。我们根植于长三角、受益于一体化,对长三角区域面向未来的发展责无旁贷。长三角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中国样板”,三省一市都有各自的独特优势,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更为我们带来丰富空间和坚强支撑。

我特别同意周其仁教授讲的“来来往往”。其实“来来往往、互联互通”正是长三角一体化的基础。在我小时候,上海有一批“星期天工程师”,利用周末时间到江浙各地民营企业兼职,这是改革开放初期的独特景象。今天,阿里巴巴的员工也是“来来往往”的典型,我自己每周都在江浙沪各处跑,阿里的很多员工也拿着双工牌、多工牌活跃在长三角,形成了独特的风景线。

历史和现实,见证了我们在“来来往往”中可以做更多事情。最近各地都在努力促经济,特别是促消费。消费券其实完全可以不仅发给本地居民,也发给外省市的居民,吸引上海人到西湖逛一逛,让杭州人爬一爬黄山、让南京人到外滩看看东方明珠,让合肥人去逛逛园林、逛逛城隍庙。

长三角一体化如何努力实现“3+1>4”的“化学反应”?根据阿里的经验和实践,我们深切地感到,只有数字化的长三角建设,才能真正实现互联互通、让一体化更上一层楼。

数字化长三角建设需要持续打造数字化生态。市场主体的数字化创新,是数字长三角建设的第一步。“留得青山,赢得未来。”我认为,长三角地区广泛的市场主体、中国1亿的市场主体,就是中国经济的“青山”,而中国经济的“青山”要发展壮大,一定是基于数字化的翅膀、数字化的引擎。

扎实的数字基础建设也很重要。过去10年,阿里持续投入云计算、大数据建设,今天在数字长三角的大背景下,我大胆提出,我们应该建设长三角“一朵云”,真正在整个长三角基于云这样的基础设施,让网络效应服务于长三角,并且服务于全中国、走向全世界。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定能够带来很多创新和变化。

在数字长三角建设进程中,我们要为创新留下空间。疫情之下,我们看到了巨大的机遇:消费者、生产企业服务的提供者在全面走向数字化,从公共服务到全方位社会治理也在全面走向数字化。

这些一定会为我们未来的创新带来新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已经在展开:去年此时,我们谈论的是交通的互联互通。疫情过后,我们谈的不仅仅是交通枢纽的互通,而是健康码的互通,更广泛消费者、居民美好生活的互通,经济活动的互通。

在新的形势下,建设中国自给自足的供应链已成共识。中国最独特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消费者群体、市场主体、市场容量。在这背后,如何利用数字化机遇去洞察市场,以消费需求撬动制造供给,将是数字长三角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得天独厚的优势。对所有“长三角人”来说,长三角一体化最早的体验源自“江浙沪包邮”,从江浙沪包邮到长三角包邮乃至更多、更广的体验与创新已指日可待。

阿里巴巴最近完成了5年前定下的中期目标:实现阿里平台上一年消费规模超1万亿美元。这不是阿里巴巴一家公司的成绩,它充分体现了数字经济生态合作、共赢、创新激发的巨大能量,也是整个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缩影。

今天,阿里平台上活跃着近10亿消费者,他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因疫情而改变。我们相信改变不是一时的,只要我们能够深刻服务好他们,去创新、去创造,一定能够通过他们带来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最强劲、最活跃的地区之一,长三角地区的探索和创新具有重大意义,阿里巴巴作为长三角的一员,愿为长三角一体化的发展创新贡献自己的力量。

【新闻追踪】

台州民企为何赢得论坛嘉宾关注?

应对挑战,更要“来来往往”

“我长期观察一家台州公司,做塑料产品,为世界最大的快餐企业提供刀叉等产品。”6月6日上午,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在第二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的演讲中提到了一家台州民企。

当着沪苏浙皖四地党政主要领导的面,周其仁为何点赞这家台州民企?这家企业有什么过人之处?论坛结束后,记者马上进行追踪采访。经过多方联系,记者找到了被点赞企业的主人公——台州富岭塑胶有限公司董事长江桂兰。

“对,周老师写过我们的故事。2005年,他来浙大上课,看到刊登了我故事的杂志,连夜赶到温岭。”接起电话,正在开公司高管分享会的江桂兰瞬间打开了回忆。

江桂兰中学毕业后打工10年。1991年靠借来的20万元办起了塑料制品厂。

4年后广交会上,江桂兰在向别人转租来的六分之一展台上,与外商签订了第一个出口合同。又一个10年后,周其仁去考察时发现,江桂兰的公司已成为肯德基全球用餐具的主要供货商。

周其仁在第二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上再次提起江桂兰的企业,是有深意的。

周其仁认为,世界经贸合作中的“来来往往”非常重要,一旦被阻断,就会冲击经济发展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所以,要恢复经济发展,应把重点放在重启“来来往往”。

重启“来来往往”、做好“来来往往”,关键要打好“大算盘”,要主动为其他地区提供服务,提供的服务越多,算盘打得就越大,获益就越多。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全球布局,把最好的产品和服务输送到全球各地。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企业的全球发展能力正变得越来越强,更需要增加来来往往的频次。

怎么来来往往,江桂兰的新故事便是最鲜活的案例。

富岭对美贸易总量占全公司销售的90%。面对中美贸易摩擦,江桂兰正带企业寻求新的商机,一方面与客户达成协议,分担增长的税收;一方面拓展内销,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同时,不断研发新产品,继续在海外增设工厂。

“周老师经常找人打听我们。他来了浙江,就给我打电话问我们的近况。我向他汇报,我们在墨西哥建了工厂,已经投产了。今年我们又把工厂开到了印尼。他说我们做得对。”听说周其仁教授又在公开演讲中提了自己的企业,江桂兰说,“我们很普通,肯定有很多企业比我们做得更好”。

编辑:卢洁 / 责编:严可为 / 监制:李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