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酒坊巷:行走在“面子”与“里子”之间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20-01-02   查看数:0

作者 吴远龙

昨天(12月31日),是酒坊巷开街和万佛塔公园开放的日子,因时间上的冲突,未能应约。今天(1月1日)下午,一脸虔诚地一个人结结实实地去走了一遭,感悟古子城越来越亮的“面子”背后日渐厚实的“里子”。这里单说酒坊巷吧。

(酒泉井)

名人穿越历史,历史流淌岁月。经八咏路入酒坊巷,但见曾经破败的老屋修复一新,大体展现出修新如旧的历史意韵;青石板上刻着前人的足迹;门前的石阶上仿佛看到晒着太阳愜意人生的老街坊的市井烟火味;一阵酒香从历史的深处飘来,令人心醉,酒泉井而起的酒坊场景仿佛就在眼前,金华酒博物馆在讲述着这一条街巷曾经的辉煌。入口不远,大红灯笼挂起处,一排排条幅下“文礼生活馆”进入视野,馆内但见人们惊讶于婺州窑久远而又神奇的指尖上的艺术,文礼大师忙着介绍婺州窑的前世今生,一脸的自豪。往前,便是台湾义勇队旧址,只是铁将军把门,自是有些扫兴。再往里走,城亘旧址公园有三三两两人儿在拍照,我心中想着的牌坊终于进入视野。这儿可真真切切地是“婺学正源”哦,心中突然间有了“江南邹鲁”的自豪与某种紧迫。

之所以紧迫,是因为“江南邹鲁”厚重的文化,在这里乃至整个古子城,真心说,面子包裹下也许藏的太深了,唉,它是否过于含蓄了?或者后人们因为现代的功利而来不及打理,以致让那些足以让人感动得流泪的历史、先贤、书院、故事及其美丽的传说,静静地躺在时光的深处?呵呵,这可是最文化的地方呢。内心想,我们不能愧对历史,我们其实绝对有能力让这些厚重的历史文化予以当代展现与融合的,这个,我绝对信!

(酒坊巷)

酒坊巷虽只有六百余米,却是真正的金华市城市之根,丰厚的历史积淀使这里形成了独具魅力的古城文化、考寓文化、宗教文化、近代抗战文化。街巷里比比皆是的传统建筑,曾有大量名人在此寓居,诸多的特色文化元素齐集一巷, 让这里形成了一个充满吸引力的文化遗产特色区,是婺文化内涵极为丰富的街巷之一。

诚如国良兄所言,酒坊巷因酒而名,更有名人辈出于此。有丞相叶衡的衮绣坊、有清官潘良贵的太史第、有朱大典将军的忠烈祠、有邵飘萍的旧居、有胡步蟾故居,有王淮、王柏家族的王氏宗祠、有金履祥家族的金氏宗祠。更有一代理学宗师吕祖谦家族的吕成公祠。酒坊巷还是抗战文化巷,《浙江潮》《东南战线》《战时生活》 《新中国》 《东方周刊》 《文化战士》 《东南儿童》 《刀与笔》等20余种刊物由此发出抗战的声音,影响遍及中国。

(酒坊巷的旧貌新颜)

酒坊巷其实不长,若只为行走,十分钟也就出了头,但我却愿意在此驻足更久,若是有缘,我还想生活于此,天天去触摸历史的胸膛,体悟文化的力量。

花三个多小时把古子城和万佛塔翻了一遍后,在赤松门的台阶上静思了很久:酒坊巷、古子城、万佛塔、金华城,面子有了,里子如何加厚?想着想着,便心生出明年好好研究这个问题的强烈冲动及其框架,此处按下不表……

编辑:王妍彦

责编:沈    欢

监制:黄    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