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朗读】陈斌《古茶场听雨》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9-10-11   查看数:0

金华市朗诵艺术协会于8月17日成立,

自8月18日起,

《我们爱朗读》栏目推出会员作品展播。


金华市朗诵艺术协会会员作品展播

古茶场听雨

孙昌建

人到中年,旅途中一见钟情的概率越来越少。即使有钟情山水的时候,但大多总是在匆匆赶路,能够让人坐得下来看风景的心情和时间几乎没有。有时我们也会大叹好山水好山水,但随即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走又能怎么样呢?古人是拍遍栏杆寻寻觅觅,而我们呢,一生都在匆匆行走。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的。在浙江中部磐安县行走,刚好是台风“卡努”要在浙江登陆的那一天。早上从磐安县城出发,走的是往绍兴新昌的公路,一路的风雨交加,人心思归,很有点逃亡的意思。直到我们到达玉山镇马塘村的古茶场,才突然觉得有点不想走了,停车坐爱古茶场,一片绿茶寓新意。

可能因为我从小在茶场生活过一阵子,所以对茶场抱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凡一想起茶场,好像总能闻到空气中那样一种绿茶的清香。

玉山古茶场,这是一座破败的房子,有一个四方的院子,有天井,天井里下着雨,我们坐在木凳上喝茶。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茶——这是以前我们经常注意力集中的地方,就好像有些人很关注自己和别人穿什么牌子开什么车子一样。但是在那个台风的中午,我们就坐在那里,喝着茶看着雨,听孔夫子的第78代后裔孔维令先生讲述茶场的历史,这个时候空气中有一种古老的气息。好像连台风连雨也是从古代一直下到现在的。此景此情,久未写诗的我也开始在心里修辞造句了:一场从春秋开始下的雨/下到了宋朝柔软的身上/这一杯叫玉山的茶叶啊/让我沉浸在了人生的某个中午……

某个中午在宋朝,在宋朝时就有的玉山古茶场。如果追溯得更早一点,说的是晋代有一位叫许逊的道士,也可能就是一天的中午,许逊跟我一样也是匆匆路过玉山,而当他看到满山遍野的茶树时却也迈不开脚步了,因为当地的百姓还不太懂得先进的制茶工艺。也许当时的道士就是先进文化和生产力的传播者,许道士就这么在玉山留了下来,后来就和茶农研制出了一种叫“婺州东白”的优质品种。“婺州东白”这四个字后来收入了茶圣陆羽的《茶经》。后来,“婺州东白”就成了贡品,再后来,中国古代计划体制下的茶叶收购交易,便在玉山有模有样地搞了起来。至少,我们从今天的古茶场里还看到了“奉谕禁茶叶洋价称头碑”等,包括药材和粮食收购等的碑文,而这些碑文都是清乾隆年间立的,距今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200多年是什么概念呢,用绕口令的方式即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风还在刮,雨还在下,风雨中的古茶场显得异常的真实可触,海拔五百米之上的空气,可说是天然氧吧了。当我们小心翼翼地走上茶场的楼梯,长廊四周是客舍和包厢,地板多半已经腐烂,从楼上看天井,已经很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了。据说,以前天井里还有戏台,凡春秋两季,这里都要演戏聚会,所以当时的磐安当时的玉山,商业的气氛、文化的气氛还是非常浓郁的。茶场隔壁的茶神庙,则是为了纪念许道士而建的。非常独特,老百姓敬的不是普通的菩萨、佛祖,而是给他们带来实在的那种“神”。听玉山镇书记介绍,现在每逢民间的春社和秋社,百姓都要祭茶神,而且还有民间的集会,磐安和东阳等各地的舞龙队也要赶过来比武,就像真正的过节一样。

可能是因为我来自杭州,国为茶饮、杭为茶都的口号我是熟悉的。杭州人现在喜欢的休闲方式之一便是去茶馆喝茶,包括去梅家坞、龙井喝农家的茶,只可惜,龙井也好,梅家坞也好,也都是旧貌换新颜了。所有茶的历史都在中国茶叶博物馆里,而茶博馆也是很新很新的,据我所知,那里面还没有记载相关玉山古茶场的历史。但这恰恰证明了玉山古茶场的价值,那就是原貌原样,那就是完整地保留下了中国古代茶叶交易的一个标本。

一个标本,也许还需要修葺,更需要珍惜。年代久远的历史,只是一杯陈茶而已,更多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杯新茶;而这杯新茶,又从古老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

那是从春秋开始下的雨呵,下到了玉山古茶场的21世纪。停车喝茶廊前听雨,然后我们又继续出发。那长长的盘山公路呵,也好像一片茶叶,从高处慢慢地沉浸下去......

朗读者:陈斌

陈斌,浙江省朗诵艺术协会会员,金华市朗诵艺术协会会员。

欢迎投稿爱朗读的你可将你的音频、视频作品(5分钟以内)+作品文字+朗读者文字简介+朗读者照片发送至jhwebsite@qq.com。【我们爱朗读】邀请你来发声!

责编:王雅萱

监制:王    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