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身边的建国丨60后徐建国:守护孤岛灯塔37年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客户端  发布:2019-09-09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9月9日消息:

你所在的城市有没有一条路叫做“建国路”?

你的周围没有建国小区、建国公园、建国饭店?

你认识“建国”吗?

我想,你的身边,肯定有个名叫“建国”的人。

根据公安部门信息,浙江省有42380位“建国”,其中,杭州地区叫“建国”的人最多,共有8672位。

“建国”这个名字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也是父母对子女建设国家的期待、对祖国的美好祝福。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年初,浙江省委网信办在网络上发起#寻找身边的建国#话题,截至目前,共有16.8万网友参与了话题讨论,话题阅读量达5.1亿次。

即日起,钱江晚报联合浙江省委网信办,推出“寻找身边的建国”系列报道,讲讲那些我们身边的“建国”的故事。

【寻找身边的建国】

人物:徐建国(岱山三星岛灯塔工)

下三星岛,四面环海,远离大陆。这个隶属于浙江岱山的岛屿只有0.07平方公里,大约是西湖银泰的三分之二。我们从杭州出发,先坐汽车5小时,到达岱山航标站,再搭乘登陆艇航行2小时,才能抵达这座小岛。

岛上有一座建于1912年的三星灯塔,是太平洋西岸的第二大灯塔,所有经过三星岛的往来船只都需要靠这盏灯塔照明指路。

位于岱山县东部的下三星岛

今年55岁的徐建国是这里的灯塔工,他的日常工作包括灯塔的开关、维护,为往来船只航行安全提供保障。2019年,距离徐建国第一次登上这座几乎与外界断绝联系的小岛那天,转眼已过去了37个春夏秋冬。

每年回陆地次数不超过8次

《军港之夜》唱了30多年

清晨5点,太阳刚刚升起,徐建国爬上近27米高的灯塔,把前一晚为往来船只引路的灯关掉,然后升起岛上的国旗。这也意味着一天的工作开始了:检查发电机设备、做好岛上环境维护、查看附近海域情况……

日落时分,当城市里华灯初上,夜生活开始的时候,海岛逐渐被黑暗吞没,他再次爬上灯塔,打开那盏引路的灯,然后重复着那些动作:检查发电机设备、做好岛上环境维护、查看附近海域情况,直到深夜。

在灯塔上巡视检查的徐建国

1982年,19岁的徐建国经过考试,成为了一名灯塔工:“考上的时候,非常高兴。”改革开放初期,岱山当地居民多以渔业或打零工为生,稳定的收入让身边的人艳羡。

是啊,看起来世外桃源一样的工作环境、高于平均水平的工资……

可慢慢地,徐建国身边的人发现,这个差事“没有看起来那么美”。

工作第一年,徐建国一共回家3次,每次往返路程还要花掉一整天。“这些年回到大陆的次数,平均一年不超过8次。”岛上常年的风吹日晒,徐建国的皮肤特别黑,显得原本就瘦高身材的他,更加纤细。

灯塔工常年都待在岛上,跟外界接触比较少。2000年以前,没有网络和通讯电话,更没有手机,岛上电视只能搜到2个频道,新闻报纸到手里已经成了 “旧闻”。

没有网络的年代里,坐在礁石边哼哼歌、吹吹口琴,是他在岛上少有的消遣。后来岛上通了网、有了电视,但他的娱乐消遣也没怎么变,连曲库也没有更新,会唱的还是那首《军港之夜》。

最怕遇到海上台风天

绑着绳子工作,靠榨菜汤过一周

台风来的时候,从值班室走到灯塔的路便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每年8月的台风季,最大风力有16级,混杂雨水的台风打在脸上刺痛,眼睛也睁不开。

台风到来前,徐建国会准备一根拇指粗的麻绳,台风来了,就把绳子一头固定在灯塔大门,另一头绑在自己身上,俯身靠近地面慢慢挪动,才能顶住大风,爬上灯塔。原本从值班室到灯塔五十米的路,要花费十几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

“以前的灯塔每小时都要上发条,所以灯塔工每个小时必须上去,不管风再大,也得上去保证灯塔正常放光。”

台风天除了给维护增加难度,也给生活带来了麻烦。以前,交通不便,补给船一个月来一次,每次出现台风就会让等待更加漫长。“能吃的都吃完了,就只能喝榨菜汤、酱油汤。”让徐建国印象最深的那次,一天三顿只有榨菜汤,就这样熬过了一个星期。

为了避免“食物危机”,徐建国开始自己在岛上种菜,都是好养活的品种:“春天种蒲瓜小青菜,冬天种萝卜土豆。”

徐建国在岛上工作和生活的区域,左下角的棚就是他的菜地

灯塔是允许家属探望的,但遥远的路途和艰苦的环境,家人很少来。

有一年,徐建国在岛上待了近三个月,妻子带着当时只有3岁的儿子上岛探望。谁知第二天岛上就起了大风,儿子突然发起了高烧,岛上既没有医生也没有药,焦急的徐建国向镇海航标站求助,好不容易联系到了船,却因为风大船小靠不了岸,他和妻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船离开。等到天气转好,小船把妻子和儿子接走,儿子直接被送进了医院手术室。

“还好没有落下后遗症,小孩子看病,晚一点都不好说的,想想都后怕。”直到今天,徐建国仍然愧疚,这也是整个采访过程中唯一一次,徐建国让人感受到情绪剧烈地起伏。

37年身边搭班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

退休后想带妻子去远一点的地方走走

1987年,徐建国经人介绍,认识了他的妻子。 婚后他们把小家安在了舟山定海,徐建国在岛上的日子,家里的大小事情都由妻子一手操持。

“她知道我的工作性质,其实还闹了好几次情绪。” 虽说如此,徐建国每次回家,妻子都会做好满满一大桌菜等他。

徐建国与妻儿这些年为数不多的合影

因为长期不在家,假期又少,这些年,徐建国最远也只带妻子去过周围的普陀山。当时给她买了一条项链,她开心了很久。

“像这样补偿她的机会并不多,等我退休有时间了,想陪她多出去走走。”

37年中,和徐建国搭班在灯塔工作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他却留了下来。2004年,徐建国升任三星灯塔主任,也带起了新人,本有机会离岛,但是他也没有。

很多人无法理解。

“你觉得你为什么能坚持37年?”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问徐建国。

徐建国陷入了他惯常的沉默,伴随着挠头、搓手,然后抱歉地表示,自己不善表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他说:“平平安安我觉得也蛮好的。”

也许他真的已经习惯了,也许他本身是一个物欲很低的人,也许他和灯塔、海风、菜园子产生了割舍不下的感情,也许他真的喜欢一切平安带来的成就感,也许,都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