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更多的意义在于仪式感》 作者:吴远龙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9-02-05   查看数:0

基督教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跪下,然后便有了信仰。

跪下,表面上看只是一种形式,或者说是一种仪式,可当这种跪成为基督徒生活的一个部分,这个仪式就强化了基督徒对耶稣的身份认同,固化为对基督教的信仰。

人类为什么需要弄出些仪式?初始时,是源于对自然的恐惧和无耐,希望通过某种仪式来寻求一种寄托。后来,又通过某种仪式来表达对先人对自然的祟敬。随着社会的发展,仪式越来越丰富,成为人际交往和人们生活的重要构成。古时,双方对阵前乃至杀猪收割前都要弄出些仪式,更别说红白喜事和节曰里的仪式了。通过这些仪式人们把某一天区别与其他的日子,把某一时刻区别与其他时刻,赋予它特别的意义。

事实上,往深处究,仪式背后是一种身份的血缘的族群的价值的认同,是人们的活法,若无了仪式,生命便失去了太多的意义。

咱中国人是最注重仪式的,形成了世界上最丰富最复杂的仪式体系和仪式文化,不同的场景采用不同仪式,那是绝对不能搞错的。不同的身份行不同的仪式,那是绝对不可乱套的。因此,仪式也成为区别不同身份地位的标识,并固化为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会运行规则,违反了,那是乱伦!如,古时的皇帝祭祖,那是相当高规格,要挑个皇道吉日在帝都郊外设台进行。而寻常百姓家,就只能堂祭。

在咱们国家庞大复杂堪称完美的仪式体系中,过年,无疑是仪式最完善、程序最复杂的。原先,从农历十二月二十起始,直至元宵,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仪式,而且有不同的禁忌不得违反,于是便有了正月初五的“破五”一说。在所有仪式中,祭祖是最核心的内容,那可是非常隆重非常严格而且表现出相当的虔诚的,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地方进行、用什么祭品、依什么程序、谁参加、谁主持等等,一应有明确的规制,代代相传,不得有违。可以说,过年,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庄严的仪式感,过年本身就是一种仪式。记得,小时候对这些仪式虽似懂非懂,但很有种神圣感,并在大人教导下非常好奇非常有趣地参与其中。感到些许遗憾的是,当下,在不少地方尤其是城市,现代文明对传统过年的仪式产生了颠覆性的冲击,能减则减,能简就简,以至因为仪式的缺失而便过年的年味渐淡。

事实上,仪式不仅给人震撼的庄严感和美感,而且是教育的重要载体和组成。当下中国社会日趋浮躁功利,仪式感慢慢地失却,生活也就失去了很多的意义与趣味。

仪式,既然能一路延续下来,必然有它的价值所在,也有其不可代替的功能意义,它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弘扬传统文化,当然地,应当传承弘扬必须的合理的仪式文化,让仪式回归我们的日常生活,让灵魂找到一个去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