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 第四集 《携手》

来源:央视新闻  发布:2019-01-13   查看数:0

【字幕:泰国  曼谷  2018年3月亚太经合组织反腐败执法合作网络腐败资产追缴研讨会】

解说词:2018年3月,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21个经济体和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刑警组织等国际组织的100多位代表齐聚在曼谷,围绕腐败资产追缴中的重点难点问题进行深入研讨。中国是本次会议的主办方之一。近几年,中国已经与联合国、G20、亚太经合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共同主办或联合举办了十多次这样的国际会议,探讨反腐败合作各方面的问题。

瓦尔德米尔·科津(联合国毒罪办官员):在这样的会议中,来自不同国家的参与者们可以彼此了解,开始建立互信,并且更好地理解对方国家的需求是什么。我们感激中方的工作,很荣幸能和中方共事,我们将全力支持中方对此所作的努力。

谢尔温·马克莱西(世界银行官员):类似这样的研讨会是非常重要的,参会者可以互相见面,讨论观点,分享经验和各国做法。我们需要合作解决问题,不能单打独斗,而是要互相支持。

解说词:国际追逃追赃需要跨国合作,但是各国历史文化和现实国情不同,法律体系、司法制度、执法机制也有很大区别,为实际操作带来诸多挑战和难题。如何解决难题,增进合作,对世界各国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课题。

解说词:中国在致力于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这些难题,也在探索着解决的方案。近几年,中国综合运用引渡、遣返、劝返、异地追诉等多种方式,追回了一大批外逃腐败分子,也就此和多个国家建立了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解说词: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武汉市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原部长,涉嫌贪污和滥用职权罪,2011年11月逃往加拿大。此前他在2008年就办理投资移民,获得了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也就是俗称的枫叶卡,这无疑为追逃增加了难度。然而,2016年9月22日,蒋谦最终选择从加拿大回国投案自首,促使他作出这个决定的背后,是中加两国执法合作的努力。

【字幕:加拿大  爱德华王子岛 夏洛特敦市】

解说词:夏洛特敦市是加拿大最小的省:爱德华王子岛的首府,它也是加拿大最初建国的地方。这里城市面积不大,人口不多,既有悠久的历史古迹,也有不错的自然风光,非常宜居。让人很难想象的是,蒋谦外逃到这座城市后,竟然陷入了连温饱都难以保障的境地。

蒋谦(“百名红通人员”第65号):我吃面条吃一年多,没有油,就一点水,下点面,肚子怎么说填得饱呢,当时是饱了,只能这样说。

解说词:这也是蒋谦自己起初绝对没有想到的。他在武汉城市排水公司任职期间,负责武汉市一个污水处理厂拆迁项目,和人合谋虚构拆迁内容,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获利1400多万元。他自知一旦暴露后果严重,因此2008年就和妻子办理了加拿大投资移民。

蒋谦:这个钱挣得觉得有点心里慌吧还是,给自己留点退路吧。有很多人就是说在国内出了事之后,到了国外就没事了。

解说词:案发后,虽然蒋谦逃往了加拿大,但资产未能全部转移到海外,追逃工作组迅速冻结了他的所有资产。

万红(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把他当时的1200多万全部扣押了。实际上他大部分的钱是没有卷到国外去的,第二个,我们通过侦查,就发现了他有一个500多万的股票的账号,发现了他在国外还是在炒股,包括他这个股票账户,都给他最后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解说词:经济来源被斩断后,蒋谦夫妻在当地必须谋生,而蒋谦不会英语,很难找到工作。经济上的压力加上被通缉的惶恐,让夫妻之间开始产生矛盾。

蒋谦:她为我的事,她自己父母也几年没见,这也是事实。我没见(父母),那是我自己做事做错了,那你应该受这个惩罚,她不存在啊。时间一长,也确实有些问题吧。

解说词:蒋谦当时希望时间一长案子或许会被淡忘,然而事实和他所希望的正好相反。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高度重视追逃追赃工作,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首先是他国内的资产被正式没收。2012年,我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写入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2015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对蒋谦违法所得的1400余万元款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黄风(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可以进行缺席审判。那有关当事人,如果缺席,就是自愿逃避,那实际上他是放弃了权利。这个制度你作出判决以后,我就可以执行,然后我也可以拿着这个判决,请外国来承认和执行。

解说词:2017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又发布司法解释,对该程序适用范围作了明确解释。这一制度的完善,为没收外逃腐败分子违法所得提供了法律依据,至今已有多个案例通过这一制度追回了大量赃款,蒋谦案就是其中之一。同时,对蒋谦的追逃也进一步加强,2015年他被列入“百名红通”。

蒋谦:红通名单出来以后,就知道彻底没希望,彻底没前途了,这个是引起家庭矛盾很大的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分居了。

解说词:蒋谦从家里搬了出去,在当地一户人家租了一间地下室,独自躲藏起来,尽可能少和人接触。

蒋谦:我那个房间只有七个平方吧。觉得自己就是在坐牢吧。在国内坐牢有武警,我在那儿坐牢就自己坐自己的牢。

解说词:而“百名红通”的发布,只是追逃行动的第一步。2016年初,蒋谦案被列入中加第一次反腐败追逃工作组会议重点案件,同年8月被作为重点合作项目之一在中加高层次执法合作会谈上提出。工作组的下一步计划,是通过两国司法合作,吊销蒋谦的合法身份。

黄风:这几年摸索的方法,就是通过异地追诉,向有关国家提供证据材料证明,这个外逃人员,在获得身份的时候,他采取了欺诈手段,采取其它的一些违法手段,向当地转移资产,这样促使外国的主管机关,对他在本国采取法律行动。

解说词:蒋谦已经获得枫叶卡,可以在加拿大合法居留,这是本案最大的难点。在类似这种情况的多起追逃案件中,异地追诉这一方法发挥了重要作用。腐败分子外逃难免涉及移民欺诈和洗钱等行为,在许多国家都是重罪,提供扎实的证据,所在国就可以对其拘捕并起诉,一旦罪名成立,其合法身份就会被吊销,进而可以提请非法移民遣返。按照这一路径,工作组向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加拿大皇家骑警提交了蒋谦涉嫌移民欺诈和洗钱的证据,并达到了预期效果。

靳猛(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促使加方愿意配合我们,把蒋谦的枫叶卡吊销了,然后还给他签发了拘捕令。他没有一个合法的居留身份,这个其实也是为加方下一步如果决定对他作出遣返的话,是一个铺垫。

解说词:这对蒋谦无疑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蒋谦还清楚地记得,得知被加拿大通缉的消息后,在住处的厕所里看到一辆警车时的心情。

蒋谦:从厕所里面看警车过来了,停在对面,还不是停在我这里,我就在里面正好看到了,几十分钟,快一个小时。就是要看着那个警车,看到它走,我才安心。

解说词:蒋谦当时钱也快花完了,要生活要吃饭,担惊受怕也得出去找工作。但没有枫叶卡也无法合法工作,只能做一些不需要合同的短期体力活儿。夏洛特敦市的一个特点是一年有六个月漫长的冬季,经常下大雪,很多家庭需要雇人铲雪。蒋谦赖以生存主要就靠这样一份工作。

蒋谦:半米的雪,八点半上班,你六点多钟你就要把雪铲出来。你又没有铲雪设备,就是凭一些原始的设备的话,两三点就要开始铲,没吃过苦的人,吃了这么多苦,也有点受不了。

解说词:铲雪的收入一季度只有三百加元,蒋谦只能数着有限的钞票维持着生活。面条价格便宜,两块多钱能买两公斤,蒋谦就每天吃面条度日。

蒋谦:完全就是行尸走肉嘛,看不到希望了,我自己绝望了,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反正就是活着呗,像猫一样,狗一样,猪一样,你就是活着呗。

解说词:在这种绝望的生活当中,蒋谦产生了回国自首的念头。他通过中间人联系了追逃工作组,表示愿意回国自首,希望能获得从宽处理。工作组把相关政策详细作了解释,劝他早日作出正确选择。

张家洪(湖北省纪委常委  省追逃办主任):对他的承诺,都是要严格符合法律的规定的。我要遣返你,从法律上,你是逃脱不了的。所以,你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争取主动。

解说词:收到工作组的反馈后,蒋谦反复比较,也觉得在加拿大过这种苦日子,不如回国去面对该承担的责任。

蒋谦:他的话是对的,你无非是晚几年回来,这么大的力度下,晚几年回,我这几年在国外也不是享福啊,也像活死人一样,我干吗不回去解决问题呢。

解说词:2016年9月22日,蒋谦终于从加拿大回国自首。中加两国的执法合作,让他在加拿大举步维艰,是他最终作出这一决定背后的根本原因。

解说词:2018年8月23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这是我国首次针对境外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罪犯发出的督促投案自首公告,也是监察体制改革后,国家监委与其他部门第一次联合发布此类公告,再次明确正告外逃人员,只有主动认罪服法、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腊翊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局长):国家监委成立之后,又发布了五部委的公告,我们就是要持续的发出这种强烈的信号,就是腐败分子不追回来,人民不答应,我们也绝不会停止。

解说词:中国与各国密切合作的过程中,也从法律威慑、政策感召等各方面综合施策,促使外逃人员下决心主动回国自首。2017年,有一名外逃到加勒比地区未建交国的“百名红通人员”,就是通过劝返主动回国投案的。

解说词:任标,“百名红通人员”第92号,原江苏大罗能源物资有限公司等单位实际控制人,和妻子涉嫌骗取巨额银行贷款和其它社会资金,2014年1月,任标携妻子和儿子,一家三口踏上逃亡之路。他们的外逃之路并不轻松,半年的时间辗转越南、柬埔寨、英国,最终到达加勒比海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甚至逃亡途中还遭遇了他不曾预想的危险。

【字幕:圣基茨和尼维斯】

解说词:圣基茨和尼维斯是加勒比地区的一个岛国,和中国尚未建交。不过,2017年,中国追逃工作组历经曲折,得到了圣尼官方许可,两次进入圣尼开展工作,最终从这里将任标成功劝返回国。本次摄制组也经圣尼许可前往拍摄,并邀请了当时工作组成员之一陆张键同行,为我们实地介绍当时的情况。

陆张键(江苏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它整个岛非常小,坐车环岛转一圈的话,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它总共面积也就是267平方公里。人口也不多,大概五万多人。

解说词:由于国土面积和环境因素,圣尼的支柱产业是旅游业。它和这个地区不少岛国一样,设立有投资移民项目。项目本意是吸引投资,提升国民经济,但一些怀有不法目的的人却利用这个项目来获取海外身份。任标早年间就花钱为一家人获得了圣尼国籍。

任标(“百名红通人员”第92号):我是2014年的1月23日离开中国的,我到圣尼已经是7月份了,辗转了几个国家,当然这里面是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

解说词:任标虽然获得了圣尼国籍,但他觉得圣尼环境不熟悉,最初外逃时,他并不想把圣尼作为首选目的地。早先他想到的外逃方式是偷渡,目的地是发达国家。他找的偷渡集团也承诺帮助他逃亡,还能帮他搞到某发达国家的合法身份。2014年1月,任标一家三口听从偷渡集团安排,跟随他们的人从广西边境非法越境到了越南,然后又从越南到柬埔寨。但在柬埔寨呆了好几个月,偷渡集团许下的帮他搞到发达国家身份的承诺迟迟没有兑现,还以需要打点为由,向他要走了不少钱,任标一家渐渐感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任标:就开始感觉到情况有点不正常和不对劲。这个事情他没有能力落实,或者说他本来其实就不准备帮你落实,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钱,等到条件成熟,可能甚至会做一些更恶劣的事情。

解说词:任标外逃三个月后,中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他发出了红色通缉令。这个消息公布后,任标感觉到偷渡集团有些后悔卷入其中,想要将他们灭口。

任标:他们也知道我上了名单。所以我相信他们是一定有想法,想要把我们人处理掉的。因为我们国家对我可能会(追逃)力度比较大。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风险。

郑群群(任标妻子):让我们去菲律宾,然后在海上,什么联系方式都没有,你要在海上要四五天。那我觉得这个就很危险。

解说词:在这种情况下,任标下决心摆脱偷渡集团,一家三口自己上路,启用当年准备的圣尼护照,途经英国最终抵达圣尼安顿下来。

陆张键:这个是任标在圣基茨的时候,所租住的一个小区。租金也比较高,那么实际上他在这么一个岛国,他的生存也是非常艰难的,甚至压力很大。

解说词:任标出逃时有一定资金准备,但不足以支撑长期生活。圣尼的商品几乎全靠海外进口,又是旅游国家,房租、物价等各种消费非常高昂,如果一家人想保持一定的生活质量,他的资金并不充足。

任标:第一个文化不同。第二个,朋友相对比较少。最大的问题是,它是一个旅游国家,消费水平比较高。长期在那边居住,对小孩的成长也不利。也就是在那边过渡个几年,必须要作下一步打算。

解说词:孩子的教育是任标夫妻心里的一个大问题。他们将孩子送到了当地初中,但圣尼本岛教育资源有限,如果将来想让他接受好的大学教育,需要去别的国家,也需要资金。任标和国内一些亲属和关系人取得了联系,让他们帮自己筹集资金。他的这一动向很快被追逃工作组发现,暴露了自己的所在地,工作组立即采取措施切断了他的一切资金来源。

刘月科(江苏省纪委副书记  省监委副主任 省追逃办主任):人逃到境外,工作基础都在境内。境内的社会关系摸清楚,第二个的话就是要挤压他在国外的生存的空间,第三个的话就是切断他的境内的一些联系,一旦没有国内的资金给他的输送,他的生存是困难的。

解说词:任标到圣尼不到一年,2015年4月,“百名红通”向全球公布。此后,2017年4月,中央追逃办又发布了《关于部分外逃人员藏匿线索的公告》,通报了22名未归案“百名红通人员”藏匿线索,2017年6月再次以公告的形式,曝光50名外逃人员藏匿线索,其中包括“百名红通人员”32名,任标都名列其中,他所在的具体国家和住址也被曝光。虽然圣尼尚未与中国建交,但这些信息的发布,在圣尼一样对他们产生了很大影响。

任标:心里这边压力呢(很大),我的这个照片是三天两头在网上和报纸上面,因为那段时间是比较公开化的,所有人都认识我。

解说词:任标夫妻二人的父母都在国内,他们外逃后,四位老人的心情可想而知。这些起初他们来不及多想的问题,到了海外之后,都开始困扰他们的内心。

任标:家里有四个老人,自己良心上面,和自己的心理压力方面,始终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

解说词:种种因素,让任标夫妻觉得长此以往不是办法。任标通过一个中间人,主动和国内追逃工作组取得了联系,试探性地表达有自首的想法,但是,他自首提出了一些条件,工作组不可能接受。这时候,追逃工作出现了一个转机。2016年2月,“百名红通”中的付耀波、张清曌两人从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被抓捕回国,圣格也在加勒比地区,也尚未与中国建交,但中国通过加勒比地区的另一个国家格林纳达居中协调,最终圣格同意追逃工作组入境进行抓捕。中央追逃办决定,尝试通过同样路径抓捕或遣返任标。中国向格林纳达再次提请协助,格方表示愿意出面给圣尼做工作,并认为此案不仅关乎一国如何保障投资移民项目不被非法利用,是关乎整个加勒比地区的问题。

塔法瓦·皮埃尔(格林纳达金融犯罪调查局局长):本案有可能会严重影响到这个项目,因为如你们所知,这个项目是一个合法项目,并不是用来为逃犯提供帮助的,我认为这应该是整个加勒比地区无言的共识。

解说词:现任格林纳达外交部长的彼得·戴维先生,当时职务是参议员,他和圣尼进行了很多沟通。格林纳达到圣尼的航班中途要经停几个岛国,每次飞行需要八个小时,但戴维先生不辞辛苦多次亲自前往,他也认为推动此案意义重大。

彼得·戴维(格林纳达外交部部长):很高兴看到习主席正在进行的反腐败工作,因为这项工作有利于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消除腐败现象,并确保逃犯不再将格林纳达等加勒比地区国家当作避罪天堂。我们这么做不仅是在帮助中国,中国进行的反腐败战斗,也是我们自己的战斗。

欧渤芊(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  时任中国驻格林纳达大使):六十多岁的老人,一个星期之内,我印象中是跑了三次是几次圣基茨。他说这已经是我的战斗了,他英文他说,我要打这一仗。然后他说,你知道么大使,我这一生中,最恨输掉一场战斗。

解说词:经格林纳达大力推动,圣尼方面表示同意进行合作。然而,中国派出工作组到格林纳达之后,却等了近一个月迟迟得不到圣尼入境许可。经过反复做工作,圣尼最终许可中方派两名工作人员入境,但入境后各部门都避而不见,等了一个星期毫无进展,工作组只能先撤回格林纳达再次会商。

欧渤芊:后来我们跟工作组就商量,说不对,这个情况不对,不正常,反贪污腐败这是全世界公认的。我说你在这个问题上拒不合作,完全没有道理。

解说词:很快,其中原因变得清晰起来。圣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