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倩:爸爸去哪儿了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9-01-13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12月19日消息

作者:朱晓倩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县水晶等“低小散”产业的无序发展,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20000多家水晶加工作坊遍布城乡,污水横流、固废遍地,全县85%的水体被污染,牛奶河、垃圾河、黑臭河随处可见;浦阳江成为钱塘江流域污染最严重的支流,出境断面水质连续8年为劣Ⅴ类,连续两年被列为挂牌督办和区域限批县;生态环境质量公众满意度连续多年全省倒数第一,被称为“浙江卫生环境最差县”。2013年6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亲临浦江,打响了浙江“以治水为突破口倒逼转型升级”的第一枪。自此,浦江上下同欲,以重整山河的雄心、壮士断腕的勇气,开展了一场的轰轰烈烈的生态保卫战。在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中,涌现出了一批乐于奉献、勇于拼搏、敢于担当的典型人物。


 一

近几年,湖南卫视一档名为《爸爸去哪儿了》的亲子节目火爆荧幕。女儿四岁了,看着电视,也总爱追着我问:“爸爸去哪儿了?”

电视上那个长相可爱、衣着光鲜的女孩,带着三分娇气,正向自己的父亲索要拥抱。客厅里,我却只能无奈地摸摸孩子的头,告诉她:“爸爸上班去了。”

毛江枫,我的丈夫,一名环保工作者,坚守着我县环境治理的工作,每日早出晚归,很少有机会陪伴家人。

“五水共治”开始那一年,我们刚结婚,不久便有了女儿,但他放弃了婚假、陪产假,自始至终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我知道,面对艰难的事业,总得有人做出牺牲。但在那段时序颠倒、没有白天黑夜、没有日月星辰的日子里,我还是感到了深深的失落。

治理前,废水肆意横流,污染着浦江的秀美河山,我看得见他内心的煎熬,他自己也总感叹有心无力。“五水共治”战役打响后,不再是一个人、一个部门在战斗,所有部门、所有干部都冲到了治水一线。

面对日益优美的环境,百姓们不再怨声载道,他感到十分高兴。但每次匆匆会面,我都能从他望着我、望着女儿的眼神中,看见他因为亏欠家人而滋生的愧疚心情。

记得女儿出生那天,在产房门口,医生抱着她,他匆匆看了一眼,确定母女平安后,就立马回到了岗位。从那之后,他再没陪过女儿完整的一天,每次回到家,我们都已熟睡。那时女儿年幼,虽然见面的时间不多,也不懂得如何表达感情,但每次看见爸爸的时候,她那双小眼睛却总是扑闪扑闪地望着他,一刻也不肯离开,仿佛天生认得人一般。

我想,这应该就是“血浓于水”的心灵感应吧。

北渠地下暗河,谜一样的存在。

“起于浦江司法局门口,终于东山公园,全长约300米,出水水质常年达不到功能区要求”,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