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文艺+】刘会然——用灵魂写作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8-11-06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11月6日消息  金华广电融媒体记者  贾冰卉

刘会然, 20世纪70年代末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现居浙江省义乌市。入选浙江省作协“新荷计划”青年作家人才库作家,新世纪小小说风云人物榜获奖作家,获评“最受青少年喜爱的美文作家”称号,《教师博览》签约作家,《新小读者》专栏作家。

作品曾获全国梁斌小说奖,全国小小说年度一等奖,全国散文作家征文大赛一等奖,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首届中国校园文学奖等;有作品100余万字在《人民日报》《北京文学》《小说选刊》等国家级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等百余种权威丛书和中小学语文教材;有作品拍摄成电影;迄今出版有《午夜的守候》《少年与花》等文学专著13部。

刘会然的父亲刘岗云可以算是他的启蒙老师。父亲尽管只有小学毕业文化,在村里,却可以称得上是个“善书能写”的人。刘会然说,过年时,祠堂、礼堂等地的对联都是由父亲执笔的,父亲从小就有意识地培养他写作,每年家里的对联都要他参与书写,而且要自己创作,不能照搬别人的作品。平时,父亲也喜欢写点文字在刊物上发表,他非常崇拜父亲。他说,从小外祖母就爱给他讲故事,也会给他买小人书看。在父亲和外祖母的影响下,刘会然对文字的喜爱更加深厚。

刘会然的性格向静,不喜繁华与锦簇。他说,爱好文字的作家,多半是寂寞的。在寂寞的时光里,他用文字打造一个空间,来抵御浮躁。

“寂寞成了我的爱好,我把读书、写作、寂寞比作三胞胎,他们骨肉相连。爱好寂寞,才爱上读书,爱上读书也就爱上捣弄文字,因为捣弄文字也就寂寞加重。三者在我生活中生发了连锁反应,也在大部分闲暇时撞击我的心灵。”

刘会然和冯骥才先生合影

刘会然说,阅读是与大师进行灵魂交流,在阅读中,他选择的姿态是伏地,因为只有伏地才是阅读伟大作家、伟大作品的最美姿态;而创作是与自己进行灵魂的交流,在创作中,他选择的姿态是飞翔,因为只有飞翔才是放飞心扉、思绪的最美雄姿。

“男孩想去抢回自己的篮球,男孩跑到左边,篮球被孩子们踢到了右边。男孩跑到右边,篮球被踢到左边。篮球和孩子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都飞速奔跑,可地上的男孩却永远触摸不到天上的篮球。男孩索性跌坐在操场,看篮球在空中呼呼飞舞,像个哭泣的男孩……”

这是刘会然小说《哭泣的篮球》中的一段,该文被选入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小说选刊》当中,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刘会然称其为“写作上的一个新突破”。

2004年,刘会然的作品《陨落的天使》在《教师博览》杂志上发表,之后被全国30余家刊物转载,并入选了中国作协创研部选编的《2004年度微型小说精选》。

刘会然和曹文轩先生合影

这无疑让他更加坚定了写作的信心,同时他也把《陨落的天使》的发表当做自己写作的真正起点。

刘会然说自己把写文章分四类:手写型、脑写型、心写型和魂写型。“手写有形,魂写无形;手写有痕,魂写无迹。魂写类型的文章是我追求的极致,它让书写者神魂颠倒,让阅读者魂飞魄散。我认为文章可分为语之美、情之切、意之深和气之浑,四者是密不可分的,但彼此之间又有鸿沟,每跨越一步都要蜕三层灵魂的皮。”

在刘会然的作品中,小说占据着主流。他崇尚现实主义写作,目前主要创作“枣花镇”和“秧村”系列小说。他坚信只有触动人心的素材才能引发共鸣,只有注视生活底层的生命个体才会产生最激荡人心的力量。

2014年,刘会然认为自己可以开始创作中短篇小说了。

近几年,他创作了40余篇中短篇小说,大部分已在《星火》《芳草》《山东文学》《当代小说》等国家正式期刊发表,出版了《秧村往事》短篇小说集。

在繁重的教学任务之下,刘会然依然坚持创作,笔耕不辍,15年来他也有了不少感悟。

“我在写任何一篇小说的时候,总以为自己骑在一条忠厚老实的水牛上,可以在它背上悠闲自得,甚至可以吹响一曲横笛,让天地间婉转悠扬起来。可骑着骑着,发现自己骑的压根就不是水牛,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它带着我在旷野上飞奔,没有方向,肆意而为。就这样,在惶恐不安中,命悬一线之际,野马跑累了,停蹄了。我一看,这地方和自己预想的目的地或似曾相识,或未曾相识。待自己的双脚落下踩在地面上的瞬间,我发现野马又变成了那条熟悉憨厚的老水牛。

他表示,创作之路他会一直坚持下去,灵魂写作一直在路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