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文艺+】吴文胜——静心书艺 澄怀观道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8-10-02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10月2日消息 金华广电融媒体记者 贾冰卉

吴文胜,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协篆刻创作委员会委员,金华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金华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浙中书法院副院长。作品曾获全国首届大字书法展一等奖,纪念建党85周年全国书法展一等奖,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书法展三等奖,第三届全浙书法大展金奖,全浙临书大展金奖,第二届省青年二十家现场评选第一名等奖项。作品入展全国九届书法篆刻展,全国千人千作展,全国第七届中青展,全国第四届篆刻艺术展,全国第四届中国书坛新人新作展等。

吴文胜少时得益于中国美术学院吕金柱教授启蒙,后求学于中国美术学院书法专业,受鲍贤伦、汪永江诸先生指导。正是一入翰墨,痴绝至今,投入于斯、寄情于斯、相伴于斯,寒暑相易三十载,无别嗜好,独爱书道。多年沉浸于此,他对于书法的学习、创作、教学和公益事业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心得和成功的实践。

关于学习

在书法学习上,吴文胜认为书风的选择十分重要。书法字体、风格众多,要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风格,然后不断磨合,这样就能做到事半功倍。在初学书法的时候,一般都是先听老师的建议,然后在学习的过程中,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书风。都说学书法难以避开王羲之,但王羲之的风格到底适不适合自己?或者适不适合个人现在所处的阶段?需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因为每个人肌肉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有人适合粗线条,有的人就不适合;每个人的知识修养和性情也各有不同,淡泊高远如陶谢,豪迈超拔如苏轼,忠贞刚烈如颜真卿,加之历来为人们称道的晋尚韵、唐尚法、元明尚态、清尚质等书坛风尚,都可取诸接近自身性情的书风。

其次,书法技巧有一个逐渐熟练的过程,同时这也是个人性情养成的过程。学书法,“练手”是必须的,熟能生巧。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应请索”的创作方法,确定了他的书法艺术深深植根于传统之中并终生不移;吴昌硕大师用笔雄浑、饱满,深具金石气,自谓“一日有一日之境界”,一生笔耕不辍。很多书法大家终生临帖,不断练习,保持勤奋的书写状态。书法的技巧就是精、熟二字,而笔法的不断精熟也是学书者个人艺术性情塑造的过程,两者相伴相生,相辅相成。

再次,要以古为师、以众为师、以经典为师,同时也要向今人学习,与时代同行杜甫曾在《戏为六绝句》中表示“不薄今人爱古人”,吴文胜认为,在书法学习中也要不薄古人爱今人,两者兼而有之。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审美观,我们既要赓续传统,又要与时俱进,同时要善于从其他艺术门类中找灵感。“临古”可以“医手”,用笔之提按、顿挫,结字之疏密、奇正,章法之参差、错落,皆可融会贯通。同时,书法也非避世之法,笔墨纵横正如人生百态,学习书道,其旨在于展示自我生命形象、表情达意、挥发性情、经世致用,习书者通过它心可静,意可澄。当今有太多的新元素可以吸收融入到书法艺术中来,古今结合、中西合璧,兼容包并、转益多师才是学习的态度。隔膜断绝现代社会不是书法发展的道路,谁说洒脱多彩的时尚不能携手王羲之的精致、颜真卿的堂正和米芾的灵动呢?

又次,关于眼力和心智的训练。书法艺术是书写者综合素质的直观反映,体现作者的心智。常说“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一件书法作品,以点画、结字、章法等形式呈现在人们面前,结字、章法以“平面”特征相区别,点画除平面特征外,又体现个人学问修养的内涵。见字如见作者的气质风度。古人说“诗、书、画、印”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这个顺位是有讲究的,为什么把“诗”放在第一位?因为“诗”代表学问、修养,是根本。书写的技法需要作者个人修养的滋润,光有技巧的字是没有深度内涵的。沈从文、周作人、鲁迅等文人,虽然他们没有太多时间来专门练字,但由于他们的文化底蕴深厚,书法也充分彰显个性,文韵十足。所以要不断充实自己,多阅读,读好书。

吴文胜还有个特点,就是有空就去逛博物馆、参观书法展,他也经常参加书画拍卖会。9月初,吴文胜就曾怀揣“朝圣”的心理,专程从金华坐车12小时赶往沈阳,只为看辽宁博物馆书画大展上展出的真迹作品,他从开馆一直待到闭馆,拿着望远镜,整整一天徜徉在书法海洋中,只为澄怀观道,探寻文字江山。

观摩真迹是吴文胜研习书法的必修课,他从中得到了很多启发和感悟。时下印刷技术很发达,一些碑帖翻印可谓“下真迹一等”,然而“再好的印刷品都无法与真迹比拟,观摩真迹能看出笔法的纤毫、墨法的差别等细节,而印刷品抹掉了许多痕迹,会误导人。”吴文胜说。艺术是对细节的推敲,在真迹中可以看到笔毫、墨、纸张之间的关系,可以直观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叠加效果。比如张旭草书《古诗四帖》的印刷品,乍一看会给人恣肆张狂之感,看到真迹,才发现其中的笔画动中寓静、沉稳绵密;其墨法,印刷品中的字显不出肌理感,看着就是一团黑,而真迹的字能真切感受到“墨分五色”,笔触在纸面上具有灵性,似乎活化了,能清晰看出张旭在书写时的笔墨轨迹。

关于创作

关于书法创作,吴文胜用8个字来总结:横平竖直、气清韵古。他始终认为,决定一件书法作品高度的并不是简单的结字用笔,更重要的是气息的高古,格调的清雅,甚至书写的文辞是否与书写风格的时代相呼应。这个“古”就是传统经典的文、法、韵、味,是书法的源头、基石和根本。

米芾曾说: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本始自成家,人见人不知以何为祖也。有鉴于此,吴文胜常年投入大量精力在做“集古字”的工作,以“字字有出处,笔笔有来历”来严格要求,强调从古人的法帖中来,一字一画都有法帖中的本原。在平时就注重做好“文字学”的功课。

在创作前,吴文胜会花很多时间临摹以作铺垫,练手,不断提高对作品的敏感度、熟练度等感觉,深思熟虑作品的章法结构,哪怕一个小小的细节都纠结不已。但一到灵感到来,下笔就是顺势而为,一蹴而就,笔画中已然满是法帖中的造型、用笔和气韵。

他认为,个人风格随身而来,是自身具备的,不一定非要在创作中强调所谓的个人语言,难的是对于古法的学习传承,融为一体,这正是当下所缺少的,所以,不断用古法涵养和改造自己,才是最主要的。

创作,源自于传统,积功于临摹,成就于深思。

关于教学

古人在教育上有“扶手润字”的说法,手把手教育子弟,把好的文化观念和为人处世的价值观传承下去。吴文胜在教学上也在践行着这一理念,既有书法技巧的教授,又有人格养成的润物细无声,有温度,有情怀。他在课堂上不光讲书法,还给同学们讲梅兰芳、《红楼梦》和文史掌故,京剧、文学、历史看似与书法不相关,实则在丰富学生知识储备的同时,培养向善、向美、崇艺的真性情,熏陶文化气质。

教学方式上,他追根溯源,书法学习以篆隶为始,以一根纯净的线条开始,带领学生们进入千变万化的书法艺术世界。书法教学也是书写实用性和审美观(美育)的学习过程,写出来的不仅是一个字,还体现文字背后的文化内涵。所以在教学理念上,他敬畏规律,对孩子们负责;同时,道法自然,因材施教。他认为,小孩子的字就应该多一点天真,不应夹杂太多成人的东西在里面。

从1995年吴文胜创办“观止书院”,至今已有千余名弟子跟随他在书院观文习字,感受生活。书院学员在全国、全省大赛中屡创佳绩。例如,2012年,2名学员分获浙江省少儿书法现场大赛唯一的冠军和季军,3名学员摘得中考状元,观止学员在浙江省艺术特长A级考试中通过率极高。

2011年,他一改只收中小学生的惯例,尝试开办成人书法班,立即吸引了一大批中青年书学爱好者。经过多年实践,他慢慢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并一直坚持下来。这样一来,拓宽了书法传习的广度,增加了书法的社会影响力,使全市的书法中坚力量更强大。

2012年7月,他出版书法专著《字学拾屑》。他还主编出版了《金华枣庄两地青年书法展作品集》《秦风汉韵金华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篆隶书法展作品集》《暖·家书》等书籍,在他主持下,连续举办“艾青杯——金华市少儿书法大展”“艾青杯——金华市青年书法大赛”,创建“八婺青年书法论坛”。

2013年,吴文胜当选为政协委员。他积极建言献策,先后撰写了《关于中考试卷中增加书法知识分的提案》《关于学校书法教师配备的一点建议》《关于在影院加映人文历史金华短片的建议》等提案。

关于公益

齐白石说书画是“寂寞之道”,诚然,修习书法,免不了寂寞孤单,放弃娱乐和休息,减少应酬和交往,而近古人,与古帖对话;探寻古法,访碑问道;接古气,揣摩古人用笔。书法的滋养,让吴文胜有了更宽博的淡然情怀,等到自身有能力的时候更是热衷公益事业。作为金华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他每年都会组织青年书法家团队、观止书院学员为群众免费写春联,每周为孝顺、源东等乡镇小学的孩子上一次课。同时,他还担任艾青小学、洪湖路小学、丹溪小学等多所学校的书法指导老师,多次为团市委、市妇联、市公安局、金华监狱、婺城区宣传部等单位开讲座。

2017年,他决定开办“观止公益书法传习班”,每两周一课,每期学制一年,实行全免费培训,纯公益授课。报名信息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仅三天就有8618位阅读者,394人报名。最后,他们挑出的15位学员,涵盖政府机关公务员、教师、医生、个体户等各行各业,为“观止公益”添活力。因为,他深知没有师友交流的痛苦、学书过程中走弯路时的彷徨,所以希望通过开设这个班,将各行各业爱好书法的朋友聚集起来,大家一起交流,互相学习,促进提高。

近年来,吴文胜的书法、篆刻作品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金华书城里那遒劲方正的篆体“金华书城”和里面墙上的书法牌匾,皆为吴文胜所作,给原本就书香四溢的书城再增色几分。

如今有些书法家已经不再轻易动笔,写点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吴文胜却不然,他依旧会用心为陌生老者书写一幅“寿比南山”,看到老人家开心地笑,他就平添一分幸福感。

书法于他,就如一杯清茶、一口小酒,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几度春秋,几番寒暑,在寂寞之道里求索、绽放,感受岁月静好,宁静致远。静能生香,香远益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