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杂议“面子观”与乡村治理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8-06-12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6月12日消息   金华广电特约评论员  吴远龙

面子与乡村治理?有没有搞错哦!面子与乡村治理,有关系吗?别急,千真万确有关系,而且,关系大了去了呢!

先举个例。垃圾分类是世界性难题,城里至今没做到。可近年来,咱金华的农村做到了,一个“会烂不会烂”的简单标准,就让农民兄弟照着去做了,而且做出了瘾头,做出了自尊,做出了美好环境,做出了哗啦啦的人民币。这么难的事,就这么四俩拨千斤给搞定了。奥妙何在?有人说,因为“会烂不会烂”接地气好操作,是,但不是全部,要不,城里昨就执行不了呢?有人说,难不成农民比市民素质高教养好?这个,绝对不可能,你懂的。还有人说,因为农民听话,稍微一忽悠就服从了。是吗?不是的,现在的农民可不是以前那么老实巴脚的农民了。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原因何在?大叔也曾纳闷。可细究之,终于明了:相当重要的是“面子”观也就是官方话语体系中的“荣辱观”起了对农民的调动、组织和趋众作用。因为,人家隔壁邻居垃圾分类做的好,上了光荣榜笑脸墙,如果我做不好,上了“促进榜”,低头不见抬头见,那多丢脸多没面子那,以后在村里还昨混?于是,就有了个别农民半夜三更起来偷偷把“促进榜”上自己的名字拿下来的掩耳盗铃似的趣闻。你看,面子作用大不?大了去了呢。

其实,农村工作中这样的“面子观”的有效运用早就在尝试了。如八十年代至本世纪初的农村“路教”中的“评三户”,就是“面子”资源的调度,如若被评上“非三户”,在村里如同另类,而且子女婚嫁、就学、参军等都会受到不小影响呢。故此,“评三户”成为当时推动工作落实、维系乡村有序运行的重要推力。所以,“面子”观的强弱与乡村治理秩序好坏密切相关,是可以好好利用的治理资源和手段。这在管理学上叫“激励理论”或“动机理论”。

面子,为什么在农村更有用?盖因,农村总体上是熟人社会,是半径很小的社会埸域,几乎人人相识,低头不见抬头见,做人不好,不尊守公德良序,让人背后指指点点,那很丢脸,丢脸就是丢人,丢人就失去了作为社会人的生存根基,毕竟,在农村“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呢。

传统社会尤其如此,“面子”是最有效的虽无形却胜有形的监督手段。而城里就不同了,城市是陌生社会,一扇防盗门挡开了人际关系:有几人知道我不守公德良序?我即便乱扔垃圾又有几人会指责我?于是,就“破窗效应”了,于是,垃圾不分类也就成了顽疾了。是不?

再往远处深处究,“面子”是种文化价值观,是“五常”“仁义礼智信”中“礼”的重要构成。“礼制”是传统社会治理的基本形态,“礼”是身份等级,角色分工,社会秩序,也是反映社会关系、社会地位的“面子”,失事事小,失面事大,有时,失去面子甚至如失去性命般后果严重。想起江南第一家《郑氏规范》的规定:若犯事损了家族面子,“生不得入族谱,死不得入祠堂”,多严酷!多可怕!都成了众叛亲离的孤魂野鬼一枚了!不要“面子”代价多大啊!故而,旧时,农村人特爱面子,即便再穷,嘴皮上也要设法用猪皮抹层油,已显示“我也有肉吃”;即便再没钱,过年也要设法给孩子添身新衣服,绝对不敢让人看不起;即便家境再不挤,也得设法弄出一根担一根担的陪嫁,夸张地一担一担挑着送女出嫁,挣足面子呢!等等,等等,以致到了“死要面子”的地步,典型表现就是“厚葬”,“厚葬”绝不只是孝心的体现,很大程度上是做给活人看的,是为活着的后代挣面子。还有,官员如犯事被处死罪,赴死前会请求恩准“戴上官帽,着官服”,以表示“我是有身份有面子的人”。

“面子”,是办事的通行证。真的,至今仍有“看在某某人面子上,这事给办了”的潜规则呢。

“面子”还是一社会信用,因为他有“面子”,所以,与他合作或交易比较靠谱,这里的“面子”就成了信用担保。而不要“面子”的人是可怕的,面子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我是流氓我怕谁?

经如此这般一说,“面子”,它真的与乡村治理乃至更广范围的社会治理密切相关了,用好了用活了,它是有效调动主体参与的重要手段,也是推进社会治理水平提升的重要动力。

责编:卢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