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问政》成了治理“垃圾乱象”的诸葛会,诘问质疑不为“喷”,因为爱你所以操心没商量

来源:金华广电融媒体  发布:2018-05-24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5月24日消息

5月 23日晚上,金华广播电视总台一号演播室内座无虚席,由首席主播贺争怡主持的一场有关“文明”的大讨论精彩展开。

本次“问政”的核心话题是“地表最强——周杰伦演唱会”后产生的“垃圾乱象”。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蔡建树,市文广新局审批处处长钱志江,金华开发区综合执法分局局长陈威虎、分局环卫科科长贡栋梁,以及浙中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仲池、金华汉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总经理章俊杰,现场接受市民问政。

评论员阵营:

特邀评论员、《人民论坛》采访部副主任周星亮

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市决咨委文化组组长吴远龙

市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陈公炎

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副教授郭金喜

《市民问政》评论员、市体育局行风监督员蔡永

市政协委员、律师罗娟香

近百位市民代表参与现场互动。问政紧扣核心主题热烈展开,不纠缠于事件表象,不停留于抱怨吐槽,而更注重理性反思,共同纠偏城市管理治理中最易发生的越位、跑位和缺位现象。尽管批评揭短不留情面,在场接受问政的有关负责人红红脸、出出汗也在所难免,但道理总是越辩越明。在9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有五万多人次通过无限金华客户端收看直播,网友们的评论互动也非常热烈。

评论员和市民代表“三问”:

一问:主办方汉唐文化为何没能真正担负起应有的职责?事前有没有向主管部门做全面汇报与充分沟通?有没有依照大型商业演出的规定履行义务?

二问:承办方金华体育中心应当履行哪些工作,为何偏偏会出现环卫方面的漏洞?协调会工作到位了没有?和城管有没有进行充分沟通?

三问:公安、文化、城管等职能部门有没有按照自己的责任区域高度重视和认真做事?执法的联动性、主动性、严密性方面还存在那些短板?

从现场回复来看,这次的大型演唱会并无审批程序差错,也开展了一定的环境卫生筹划工作。与此同时,由于思想认识还不够到位、准备工作还不够慎密、部门沟通明显不足,从而导致现场文明劝导缺位、外场小摊管理失序、应急处理手段不够等问题。只考虑到安保工作的重要性,却忽略了环境卫生的必要性,更勿谈积极倡导文明观演,商业演出最怕忘却公益公德。而对于管理部门而言,评论员们指出,规范程序之外还得牢记最终职责,绝不能因倡导民间文化活动的社会化管理而放任少管甚至不管,更不得以“没接到通知”“不知道”为由推卸管理治理任。

显而易见,部门职能条块分割导致联动协同不够有力,各家“只扫门前雪”。举办大型文化活动,一方面极大繁荣活跃了群众文化生活,另一方面也紧密关联城市管理治理的方方面面,在大力加强广大市民文明素质教育的同时,如何汲取更多先进模式,打造全链式无缝化体系,体现阳光下的全程督考,金华任重道远。从表象到实质,从感性到理性,评论员和市民代表认真聚焦“垃圾乱象”背后的“补牢”之举和应对之策,纷纷提出建设性宝贵意见。

伴随着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进程的深入推进,广大市民参与创建热情不断高涨。正是广大市民对不文明现象的“零容忍”,让这一次事件迅速暴露在阳光下。而如何让坏事变为好事,不能光有抱怨和吐槽,全金华人都要牢记匹夫有责,真正行动起来。评论员和市民代表都希望人人都能以本次事件为教训,既要知错就改,更期待制定“金华规矩”。

诚如鲁迅先生所说,批评家要做“剜烂苹果”的工作,“把烂的剜掉,把好的留下来吃。”评论员陈公炎说的更为直接,城市文明建设与每个金华人息息相关,直面问题,人人都有责任,都要有认真反省的态度和革新自我的决心。

来,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部份现场精彩回放:

周星亮主要是有两对矛盾。一对是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相对供给不足。这次应该感谢汉唐文化,带来一场这么好的演唱会,希望下次多给金华人民带来一些精神食粮,到时金华市民见怪不怪了也就不会这样万人空巷了。第二对矛盾是金华这几年的飞速发展和城市管理者职责能力相对滞后。事件发生以后,我就在思考:面对这么大型的一个活动,政府一定会有预案。我们为什么不能建立一套常态化的应急管理机制呢。这个头该由谁来牵?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吴远龙:我觉得这件事放在目前这个阶段,我有两句话想说,第一句话 ,我非常理解市民们对这个现象的各种吐槽和质疑。说明大家都在关注,希望金华更好,更加环境优雅。第二个,这件事背后反映出来的东西有许多方面。第一篇评论是我写的,一场演出量出城市文明底色和城市文明水平,从另外一个方面讲,我们先要做到反思和总结,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出现。

罗娟香如果我们研究垃圾问题,我们首先要看这个垃圾是什么垃圾;第二这个垃圾是怎么来的;第三这个垃圾产生了以后会有什么样的责任。这个垃圾的成分我认为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正常的垃圾,所有演唱会比如有彩带、荧光棒,有派发的雨衣,这都是正常的垃圾。所以有垃圾并没有错。市民扔垃圾也没有错。关键错就错在乱扔。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垃圾还有第二种类型,小摊小贩产生的油烟很重的餐饮垃圾。这个垃圾不在场内而在场外为主。这块它的症结在哪里?这就涉及到我们的管理部门。所以关于垃圾的成分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这个垃圾是人扔出去的,这个人未必就是观众,因为小摊小贩也扔了好多垃圾。所以这个中间第二个环节扔垃圾的人是一个问题所在。那么扔垃圾的人为什么可以乱扔。因为扔了没人发现,因为扔了没有责任。等到追究责任的时候,谁都可以退避三舍。

郭金喜:我个人始终是强烈反对说我们的素质不高的问题。我觉得素质不高,那就是相当于在骂我。因为我也在现场。我觉得我的素质还可以。所以我觉得这一点上我是严重不同意的。如果讲素质,那一定要说素质什么时候好起来。一百年啊!一百年我们都死了。到什么时候来解决。这是一个事情。第二个事情,我觉得周主任的话批评的方向是对的,但是可能我觉得有些时候相对理想化。我们都在讲,习总书记这些年都在讲,我们要从管理转向治理,要强调国家治理的现代化。那我们也就在讲,我们围绕的这个举办这样一场大型的活动,不管人数有没有预期,汉唐和在座的几个部门有没有充分的协调沟通,可能跟吴总这边是有非常充分的(协调沟通),但是跟其他部门有没有充分的沟通?这个网络有没有建构起,然后对周杰伦的尤其像这样一个事情,因为有可能周杰伦到底太火,作为地表最强战队的导师,在各个城市都可能有类似问题,那么在其它城市类似的问题跑到金华会不会发生?这个信息向我们的主管部门充分反映了没有(就像那位观众说的我们要有借鉴意识)。对,然后呢反映了这些各相关的事情,我们的主管部门有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大家一起坐下来仔细讨论商谈?所以这个事情对我来讲,我刚开始第一反应是一个必然,看到这么乱乱糟糟的现象不出垃圾问题才是怪了。但是核心的点在哪里呢?核心的点我想在这边的话问题一报,报得特别好。那么就表明了我们确确实实在治理问题上,尤其网络的建构上,我们是缺乏的。然后对相关问题的意识,我们实际上也是缺乏的。如果有这个东西,那么我们有充分的预案,我想至少罗律师给出的垃圾桶,我想这个问题就解决掉了,对吧。那么像前面观众说的一样,我带着儿子过去,我说儿子你也去买一根吧。他说我不喜欢,我不买。但是进去之后,回来就告诉我,里面已经有了。然后看到进不了场,确确实实保安就说不允许你带进去。有的人是偷偷摸摸带进去,保安就把它夺下来,扔地上一扔。地上边上也没有垃圾桶准备在那里。这件事情给我的刺激是什么呢?实际上也就是说,如果有这个信息,那我们实际上也就讲这个棒是不会出现的(比如说票上面能够告诉大家我们为您准备了雨衣荧光棒)。这个票上也是一种方式。实际上有多种方式可以显示,然后这个棒引发的是两个垃圾,第一个荧光棒本身是一个垃圾,第二个荧光棒外面一定有一个包装袋。两个垃圾所以显示出来特别多(所以您刚才说的是全网络的一个清理管理的问题)。所以说这边还是一个治理网络的问题。我们在这地方到底有没有搭建一张网。

陈公炎:我刚才听了几个部门,包括主办方跟场地出租方介绍以后,我有个感觉,我首先想到了会前,准备得不足,但是没想到会前准备严重不足,有这么严重。连这个城管基本上都没有介入。就是这个事情是不是,这个是很不应该的。如果说垃圾的产生,特别是外围垃圾的产生,城管应该是最主要的,因为公安管的还是安全问题,所以说这个事情,就是会前的准备。我们开一个会,特别开一个大会,那会前的协调、会前方案、会前的预案应该是反复大量地做一些工作,时间是很长的。如果说这么多人参加这个演唱会,我们不要说这么早地提前(准备)吧,最起码应该有提前,是不是?那你协调会也应该老早反复开了多少次了,一些细节应该是反复地推演,现在基本上协调会我刚才听介绍也就两次是不是?城管参加了两次,可能还后面有没有参加,到现场去,我到现在也没听出来,到底有没有人到现场去。如果说这样的话,办一个大会连城管也不参加协调会,也这么简单我们的预案,细节的反复的推演有没有,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办这样的大会恐怕问题还会产生很多。还有一个谁来牵头的问题,刚才公安讲了,这个牵头好像是政府部门要弱化不来牵这个头了,政府部门不来牵这个头,下一步到底谁该来牵头呢?主办方的力量够不够呢?那我们要考虑这个问题了。你要一个公司来牵头,又要叫公安来开会,又要城管来开会,又要叫文化局来开会,环卫又来开会,有的时候恐怕力不从心。我感觉到那就涉及到我们政府部门到底该怎么介入该不该介入同,该怎么管管到什么程度。我觉得这个也是值得研讨的。

周星亮:金华是一座大爱的城市,市民包容、文明、向上,非常优秀。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任何指责市民素质低的行为都是不应该的。任何给市民扣上不文明,素质差的,都是托词,推诿。为什么我说主要责任要由主办方承担呢?我个人认为,首先这是一场商业活动,两万六千多个席位座无虚席,主办方没有预料到?没有应急预案么?和城管、公安有做好充分的协调么?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时候,切不可漠视了社会利益,侵占金华市民的公共利益。安保这块花钱做到位了,为什么保洁这块没有做到位呢?

蔡永:这场活动是“一盘散沙”,也就是相互的对接出现问题,分工过细就意味着脱节过大。我也看过电视台采访有些政府部门。情况怎么样?都在推脱,“谁谁谁没来主动对接我……”

现在是政府主动为人民服务的社会,是最多跑一次的社会。这次的问题就是没有以公仆的心态,以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主动对接,主动参与进去。我们的公安、行政执法、体育中心都是行家里手,见得多了。各个部门都是关注的,都是行业管理的专家,有国内外的先进经验可以借鉴。但是重安保轻秩序,这次的地表垃圾事件就是打脸。还有就是,每个人都讲不要讲我们的市民素质低,但是确确实实,许多市民都跟风,有一种从众心理。别人怎么样,我们怎么样,别人丢垃圾,我们也丢垃圾,确实存在素质问题。

程建金:金华垃圾事件出来以后,第一,这件事情暴露我们文明创建中的一个漏洞,需要抓紧弥补;从网友对这件事情的高度关注,又看到了可喜的一点。市民对文明创建的这项工作高度关注,且很多网友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讨论、研究我们城市的管理水平;第三,这件事情给我们管理部门敲了警钟,说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管理、教育、服务、引导过程有疏忽。因此,这个事情以后,5月20号,我们文明办就将主管部门等各单位召集起来开会。从审批到管理到具体工作都进行了梳理、反省和检讨,就是为以后举办类似的活动立一个“金华规矩”。正如专家所言,我们已经吸纳这些建议,包括要把保洁问题作为前置条件放到公安审批里,包括各部门之间要如何配合,包括场内外垃圾该如何落实保洁,包括我们怎么引导教育我们的观众做一个文明观众。我们想通过各个方面、各个渠道为金华今后举办类似活动立下一个“好规则”。文明城市的创建,我们需要各个部门的努力,市民的配合,我们要人人共同努力,我们金华这个文明城市才能变得更美好。

最后,少不了的是完整视频,挤出时间看看,你一定会为金华市民叫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