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乡村振兴:为何?何谓?何为?——以“四重奏”的名义

来源:网事快评  发布:2018-01-06   查看数:0

无限金华客户端1月6日消息   (金华广播电视总台《网事快评》特约评论员   吴远龙)

总是停不下脚步去丈量那方让我含满泪水的土地,跑过很多的农村,感受着美丽乡村建设名义下农村的各种变迁,也痛心于一些农村的凋敞与萧条,体悟着底层农民的各式困惑与期待,苦苦思索着:那方生我养我的土地,敢问路在何方?

想着想着,职业性地想起了党的十九大关于“乡村振兴”的英明部署,忍不住不知天高地厚地开始了思想的天马行空。

十九大提出,到2050年,要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要求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乡村振兴目标,并在党的历次党代会报告和重要文件中第一次提出“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这样的顶层设计,无疑是广大农民朋友的福音,它高度体现了我们党“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和“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始终是党和国家工作重中之重”的治国理政方略。

在中国发展处于重要的历史交汇点上,中央为什么要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背后的逻辑是什么?释放出怎样的信号?这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命题,又是一个重大而紧迫的现实命题,讲到底是基于我国最大国情的准确把握和多维度考量:中国的现代化理所当然地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城市化之路,但,她绝对不能也不可能以农村的衰败为代价,如果以农村的衰败作为筹码换得城市人口的高度集中,那将是中国现代化不堪承受的压力和风险。

因为,按照我国城市化的发展进程,到2030年,我国城镇化率大致是百分之七十,那时,人口总量约为15亿,几个意思?意味着那时仍将有约4.5亿的人口注定居住生活在农村。作为“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党,又岂能不统筹考虑这个群体的美好生活向往?又岂能容忍农村的持续衰落?因此,可以说,如果没有农村振兴,中国的现代化就是不完整不完全的,也是经不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

探讨农村振兴问题,首先很有必要厘清几对逻辑关系:乡村与城市,乡村振兴与城镇化,农村与农民,农业与产业,农民与乡村居民,生产与经营,以及农业、产业、生产、经营、社会化服务、农业支持保护等体系之间的关系,这是探讨问题的逻辑起点,也是实践的出发点。

乡村如何振兴?当下,学界与实务界都进行了各种有益的探讨,大叔才疏学浅,自是不敢展开妄言而贻笑大方,可是,总觉得当奏开“四重唱”协奏曲:

文化重启:以文化为魂引领乡村振兴。事实上,乡村衰落最致命的是文化的衰落,文化衰落带来的是文脉的断裂、灵魂的失依、共同认同的解体及乡村社会的失序,当然,还有内生动力的屏蔽,曾经浓浓的乡土记忆和邻里守望众人相帮熟人社会的远去,家就不像个家了,乡村社会如同城市一样被现代文明肢解得支离破碎。如此看来,着先要做的是重启乡村文化键,让优秀的乡土文化复苏传承变现,让人有文明教养,让乡风文明规范。

产业重树:建立符合各地农村实际的现代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服务体系和支持体系。农业的问题绝不只是农业的问题,而是一二三产融合和生产生活生态融合的问题,需要以现代化的农业经济体系来筑牢乡村振兴的地基,除此,再好的村庄环境、最丰富的资源也换不来振兴的现实。从各地实践看,乡村旅游、民宿经济、田园综合体等等,都不失为选择,但切忌不顾实际一哄而上。

资源重组:在城乡融合发展的框架下有效整合放大内生与外部资源变量。乡村振兴当然重在发挥农民主体作用,但迫切需要城市、社会、民间、乡贤和工商资本的有效导入。这当中,需要特别关切的是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农村过程中如何防止异变为新一轮的对农业农村农民的强势掠夺。

体系重构:构建乡村振兴的强大支持体系。

(责编 周晗盛)

相关文章